北电与中戏:帝乡亦可期 | 中戏17剧作杨佳润专访

阅读次数: [1868]次   发布时间: 2017-09-28 12:16:53

富贵非吾愿,帝乡不可期“—晋·陶渊明,五柳先生笔下的郁结道出了古时许多读书人的难处。而今时今日,对于金话筒筒子杨佳润来说,现实中糅合了多少学子梦的帝乡北京,亦有可期。2017年,是他的第二年高考,也是他第一次以艺术生的身份参加高考,最终缘定北京城。


在2016年的高考中,杨佳润以普通高考考生的身份,顺利通过了武汉理工大学、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,但以一分之差与这两所211大学擦肩而过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整顿,佳润迅速作出决定:在2017年的高考,他要以编导生的身份,再次冲击名校。 这一年,专业上他获得北电与中戏的青睐,并最终被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创作专业录取。


从211到戏文最高学府~

Q:第一年文化课上了一本线,为什么却选择复读呢?

杨佳润去年我是文化类考生,参加并通过了自主招生,却由于几分之差与这所大学失之交臂。失落、彷徨,甚至怨天尤人,这种情绪多少都会有一些,但在那之后,我并没有考虑太多,随即就决定复读。在我看来,一所高校除了学历、专业知识以外,你接触到的人亦是非常重要的,更高的平台意味着你能接触到更加优秀的人,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,这也影响着一个人的视野、品位以及对自身能力的估量。故而我愿意付之以一年的时间来换取一个更好的结果。



Q:北电和中戏都有很大的机会录取,最后为什么选择中戏呢?

杨佳润:当时的确在两所学校里纠结了很久。很多同学,小时候都有过纠结长大以后上北大还是清华的烦恼(笑),但当这样的选择真的摆在你面前的时候,对于我这种选择恐惧症纠结癌晚期患者来说真的是焦头烂额,而且两个专业实力旗鼓相当。最后选择了中戏,一方面,是因为在金话筒北京班的时候住在南锣鼓巷对中戏就一直有执念,而且我自己也非常喜欢戏剧;另一方面,中戏戏剧创作专业的整体风格给我的感觉,会更加适合我。最重要的是,我觉得中戏的羽绒服比北电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

Q:复读选择了参加编导艺考,一年下来觉得累吗?

杨佳润:编导艺考的学习,更多的是脑力上的劳动,累或者不累,出于自身感受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说不累是假的,但对于我来说,为自己的理想而耕耘,甘之如饴。


Q:你觉得普通文化考生和传媒艺考生,哪个更轻松?

杨佳润:“轻松”肯定都说不上,无论是文化类还是传媒类,能获得一个好的成绩,努力都是不可或缺的。于我而言,出于对各类文艺作品都十分感兴趣,所以有着十足的动力和热情,编导的学习是使我乐在其中、沉浸其中的,故而从主观上说,可能会轻松一些。


Q:编导专业最让你头疼的科目是什么?最后又是怎么解决的?

杨佳润:小品!真的是小品!可能是个性问题,考场上的即兴小品会让我觉得有些尴尬、放不开,下意识嘴角漾笑。说到解决方法,一方面,我认为有这方面障碍的同学,可以有意识地去克服;另一方面,其实真正到考场,你还是会加厚脸皮豁出去的哈哈哈哈哈。其实编导类考小品的专业并不是特别多,而且大多是艺术类院校的导演系,在我的所有考试里面,只有中戏的影视编导的三试是要考小品的。对于小品、表演,只要全心全情的投入,融入角色,慢慢就不会觉得尴尬了。


Q:艺考中哪家学校让你印象最深刻?

杨佳润:我考的学校相对较少,一共四所。主要精力放在北京的院校上,就北京中戏、北电、中传三所来说,其实每一所学校都有让人想在那里学习、印象深刻的地方。但非要说印象最深刻的,对于我来说应该是北京电影学院,16号考北电文学系复试,策划和剧作上午下午连着考,时间非常紧,所以我中午没吃饭,只喝了一杯酸奶,再加上艺考期间饮食作息一直比较混乱,那天下午考剧作的时候急性肠胃炎发作,直接吐在北电考场。那时一边肚子翻江倒海,昏昏欲睡,一边靠着惯性和一点点信念写完三千字故事的感受至今难忘。


Q:你觉得自己在艺考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
杨佳润:成长。一个人在北京度过了一整个二月。冬天的尾巴,鼓楼的烟尘,南锣鼓巷的稀星,和同学们的悲欢喜乐,起伏跌宕,都是我成长的足迹。回来之后,我妈第一次认真的告诉我觉得我长大了。


Q:艺考道路中最想感谢的人?

杨佳润:首先肯定是我的家人,他们缄默地支持着我,从无怨怼,无疑是我艺考之路上最坚实有力的后盾。在复读的这一年里,他们承受的压力并不比我小。其次我想感谢金家的小麦,小麦在我艺考道路上起到了尤其重要的作用,这种重要性并不仅仅体现在专业的提升,而是小麦给我树立了一个非常正的艺考观。作为一个老师,其责任不在制造,而在栽培,小麦不给人下定义,她给予我们自由生长的空间。然后是淳子,淳子特别可爱,是那种丧丧的可爱,淳子在我艺考期间各个方面都给予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帮助,从笔试时的注意事项到面试时的穿衣搭配,都十分耐心的指导我。还有原先的师兄师姐们给予了我们这一届筒子很多帮助,若双啊、山山啊、夏琳娅啊、虾虾嘉啊等等等等都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真的很感谢他们,感谢金话筒这个像家一样可爱的家庭给予的一切帮助。

Q:和我们分享一下北京几个院校考场的情况吧!

杨佳润:中传考场氛围是最轻松的,中戏是最严肃紧张的。北电介于两者之间。不过就面试而言,每个专业的考官都有所不同,制片方向的考官相对有距离感,比较严肃;导演方向的考官比较喜欢侃;戏文方向的考官们都无比和蔼可亲,我面的最舒服放松、状态最好的两场就是中戏和北电的戏文。

中戏戏文聊到了白先勇的短篇《游园惊梦》时,说自己在读第一遍的时候没太读懂,有一个考官深有同感的笑着点了点头。继而又聊到了《游园惊梦》的话剧;在北电文学系面试的时候,老师基本没有问到太多电影的问题,反而是聊起了旅游。所以戏文类专业的面试基本面完都是笑着出去的。



Q:给正在学习影视编导专业的筒弟筒妹一些建议吧!

杨佳润:譬如文常啊什么的重要性我就不提了。在现在这个阶段,离2018艺考还剩半年多时间,我建议筒子们可以开始摸索自己的方向,譬如考北方的院校还是广东院校,考综合类大学还是艺术类大学。此外,还有专业的选择,譬如广播电视、电影、戏剧各个行业,导演、编剧、制片各类方向。这样,在备考的时候会更有针对。这也是艺考的一个优势,就是可以提前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,不过这依旧需要实力的支撑。另外是我的一些选择在今年复读的同学,在我复读一年的经历中,我觉得复读生分为三种,一种是真的因为分毫之差与理想院校失之交臂卷土重来的,一种是加倍努力焚膏继晷重新开始的,还有一种是仅仅再用多一年来认清自己天赋不足还懒的这一事实的。希望你们都是前两种。